當前位置:婁底廉政網 > 湘風廉韻 > 清風文苑 > 正文

【婁底家風故事】父母手中“食”

2019/10/15 17:39:58     胡中奇

母親是全家主要勞動力,她每天五點鐘起床,第一件事是到兩百米外的古井挑水并將水缸挑滿,然后下地精耕細作。下大雨時,母親戴斗笠披蓑衣,儼然像女扮男的莊稼漢,比父親還高大。

母親在外公家排行老二,有七姊妹,沒有讀多少書,卻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要想莊稼收獲,先要辛勤耕作,吃苦耐勞;要想出人頭地,先要勤奮學習,刻苦鉆研。母親的一腔心血全花在子女們身上。她覺得自己在舊社會沒讀書,要子女們幫她把沒讀的書讀回來。

母親挑完水后,逐個把四子女喚醒,希望我們明白一日之計在于晨,早點起床做事,趁著天氣涼快,加快進度,把個體生產發展好。讀點書,把學習成績搞上去。

姐姐是老大,懂事一些,起床最快,跟著大人們掙工分去了。我們三個口里應著卻又迷糊睡了,母親在自留蔬菜地忙了一圈回來,見我們三人在床上未動,聲音提高了八度,一頓臭罵,我們才陸續起來幫著放牛、撿蔬菜、燒火。

母親個子高,將近一米七,可以抵個男勞動力,村民稱她“高升”,她帶我們種責任田的水稻,畝產量在組上居于中上水平;她種的菜,長得可好,肥肥嫩嫩,看上去油水十足。

父親在一個礦區的職工醫院上班,個子小,是藥劑師,體力活不強,生活清淡。他說最艱辛的是帶十多個醫生到南岳山上挖中草藥,節約購買資金,為礦工治病,吃住在山里,二個月才能回醫院,每次要挖回幾百種中藥材幾萬斤。鍘、切、蒸、炒、曬、制作成中藥片成品,除灰去雜,類似過去草藥郎中的苦累活什。

子女多,開支大,賺錢少,父親母親常說帶大我們不容易,特別是送我們讀書很辛苦。妹妹、小弟在家陪媽媽,姐姐考上衛校也要學費,母親又要我隨父親到子弟學校讀書,后來妹妹去讀了高中。

我轉讀縣高中班,母親用扁擔挑一蛇皮袋米送到學校,在教室外的窗戶旁站了半個小時,下課鈴響了,見有同學出來,她才走到門口輕聲喊我小名:“送米來了,還有兩瓶南瓜藤豆豉炒肉,一大碗四季豆,是家里土里種的,要快吃,易變質的,以后少了菜,再到食堂里買點蔬菜。給了貳拾圓錢,快高考了,要吃飽,要考好啊。”

看到母親布滿皺紋間的額頭堆滿了汗珠,想著由一根根蔬菜、一個個雞蛋變成的學費、伙食費,我站在那里如木偶般,一動也不動,眼睛濕潤了。

是呀,父親的工資還要上繳生產隊一部分,過的是勒緊褲帶的生活,全家全靠把母雞下的蛋和自產的冬瓜、南瓜拿去市場賣點錢,補充我們讀書的費用。我常常瞧見母親從自己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一把揉皺了的鈔票,放在桌上,認真地把皺褶抹平,厚厚地疊在一起,輕聲念著,拾圓、伍圓、貳圓、壹圓、壹角、伍分,用鐵盒子封存起來,放進衣柜,像是完成了一件巨大的工作似的,她那皺著的眉頭才舒展開來,放心睡去。

父母手中“食”,游子嘴中呷。看著父母親期望的目光,我多多少少懂得了一些他們的愿望,因我小時候身體瘦弱多病,干不了重活,盡可能供我讀好書,有出息,才能鯉魚跳龍門。

幸喜,我們四個兄弟姐妹跳出了“農”門。幾十年春夏秋冬,父母親種蔬菜,習慣成自然,勞動成美德。我為人父時,父母在單位幫我帶小孩,在周圍的空地種了很多的蔬菜,母親年近七十很健壯,常在清晨起床挑百把斤化糞池的肥水澆灌蔬菜,父親則舞動銀鋤松土除草,伶俐乖巧的孫子和外孫吃了他們種的菜,讀書發狠有了出息,在京城和省城分配了工作。

后來,國家政策好了,喜事連連,母親隨礦農轉非分到了棚改區的住房,和退休工友家屬住在一塊,完成“半邊戶”的蛻變,這是他倆老一輩子最幸福的時刻,也有了我們兄弟姐妹相聚的地方。每當聚餐時,說起以前過節,每個人才能嘗到兩個手指粗的三五塊白肥豬肉,說到小時候家里殺豬時,我用手板搶精肉吃得狼呑虎咽被母親打,大家哄笑不止。

和善而年老的父親先走一步,去了天堂。母親已過八十有幾,身體雖不很硬朗,心態卻很快樂、開朗,有如桃花源中人,在鄉下仍種著蔬菜、喂養了十多只雞、鴨。

儉樸、堅強、清淡的品質是一家人團結的基石,家風是一個家庭最好的風水。(作者單位:漣源市紀委監委)

 
黄金足球援彩金 新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舍伍德的罗宾 河北快三走势遗漏号 快乐10分开奖直播 微乐江苏麻将下载 疯狂飞艇网投平台 广东麻将胡牌 十五选五超长版走势图 欧洲杯澳门即时赔率 11选5 2胆全拖多少钱 海南4+1 下载湖南哈哈推倒胡 新疆35选7彩票开奖查询 电竞比分直播app 江西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浙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