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婁底廉政網 > 湘風廉韻 > 清風文苑 > 正文

居室以勤儉為本力田與孝悌同科——晚清名臣曾國藩的家風故事

2019/6/19 10:17:14   婁底廉政網   黃首記 胡錫德

衡山余脈間,涓水源頭處,有一處宛如荷葉般的盆地,這里就是雙峰縣荷葉鎮。在這里,晚清名臣曾國藩的出生地白玉堂、故居富厚堂、成長地黃金堂等多個古建筑群,歷經滄桑,留存至今。

在這些古樸恢弘的古建筑群中,有不少楹聯廣為傳誦。比如,“戰戰兢兢,即生時不忘地獄;坦坦蕩蕩,雖逆境亦暢天懷”“不為圣賢便為禽獸,莫問收獲但問耕耘”,等等。這些楹聯之中,最能體現曾國藩家訓思想的當屬懸掛于其出生地白玉堂正廳兩側的這副楹聯:“居室以勤儉為本,力田與孝弟(通“悌”)同科”,意為居家過日子,勤于勞作、生活儉樸是最根本的方法;盡心盡力耕田做事與孝順父母、友愛兄弟,對家庭興旺發達同樣重要、缺一不可。

楹聯強調的“勤勞”“儉樸”“孝悌”等思想,正是曾國藩家訓的核心內容。

勤儉孝悌,經世始成的好家風

曾國藩出生于一個以農耕為主的家庭,其祖父曾星岡對其有很深的影響。曾星岡年輕時可以說是一個紈绔子弟,據曾國藩所寫的《大界墓表》記載,他年少時沉迷于游玩享樂,常騎馬往返于湘潭的繁華市集,與一些浪蕩子弟嬉戲玩樂,還經常睡到日上三竿。一次,族中長輩見他騎馬路過,搖頭嘆息道,有這樣一個敗家子,曾家必將傾家蕩產。聽聞此言,曾星岡猛然醒悟,立即賣掉馬匹,步行回家。自此,他一改紈绔做派,終其一生堅持天未亮就起床下田勞作。曾星岡在持家中注意總結經驗,把早起與讀書、種菜、養魚、喂豬、打掃、祭祀、友鄰等作為居家的法寶,要求全家人必須做到,對培養家風產生了重要影響。

受家風的影響,曾國藩修身處世皆以“勤”著稱,而其所取得成就也離不開這個“勤”字。曾國藩讀書十分勤奮。道光十六年,曾國藩赴京會試不中,返程途中買回一套印刷精美的《二十三史》,他“侵晨起讀,中夜而休,泛覽百家,足不出庭戶,幾一年。”出仕后,曾國藩為政之勤,也讓人贊嘆。任兩江總督時,曾國藩主要公文,均自批自擬,很少假手他人,奏疏公牘,再三斟酌,無一過當之語自夸之詞。任直隸總督時,他決意清理獄訟,重大案件均親自審訊,半年之間結案4萬多件,多年塵牘為之一清。

儉樸也是曾國藩所崇尚并踐行的重要家風。曾國藩衣食極為儉樸,平時總穿土布衣,每頓只吃一個葷菜,“決不多攝”。任兩江總督時,有一天他到揚州的一個鹽商家做客。那個時候的鹽商,可以說是富甲天下。曾國藩面對滿桌子的山珍海味,只是低頭吃自己身邊的一點東西。下屬見狀問他是不是感覺飯菜不可口?曾國藩說了一句話讓在座諸人非常吃驚:“一食千金,吾不忍食,吾不忍睹。”另據《戈登在中國》一書記載,洋槍隊長戈登曾在長江的船上見到曾國藩,令他沒想到的是,這個指揮千軍萬馬的大人物,居然身穿一件油跡斑斑的舊長衫,宛如一位鄉下教書老先生。

避免“四敗”,言傳身教營造氛圍

在歷觀往代名門望族成敗和總結自身成長經驗的基礎上,曾國藩提出居家有奢淫、驕怠、不和、侮師慢客“四敗”。為避免“四敗”,他嚴以治家,著力通過言傳身教營造儉樸、勤勞、孝悌的家教氛圍。

曾國藩以儉持家,“誓不以軍中一錢寄家用”,因而其在老家的夫人手無余錢,只能事事躬親,親自下廚燒灶、紡紗織布。當時鄉里人都說,修善堂(辦理鄉團事務的地方)客人很多,常常吃飯要擺好幾桌,殺一頭豬所得的油,只夠用3天;而黃金堂(曾國藩夫人所住的宅子)殺一只雞的油,也能用3天。在要求家人儉樸上,即使是對自己最喜歡的“滿女”曾紀芬,曾國藩也絲毫不放松要求。有一次,在迎接客人時,曾紀芬穿了綴青花邊的黃綢褲。曾國藩看見后,馬上教訓她太奢侈。此事過后多年,曾國藩仍在家書中告誡女兒:“衣服不宜多制,尤其不宜大鑲大緣,過于絢爛。”

除了“儉”,曾國藩對家人子女的另一項要求就是“勤”。他曾寫信給兒子曾紀澤,專門對他每天的生活作出嚴格規定:每天起床后,衣服要穿戴整齊,先向伯、叔問安,然后把所有的房子打掃一遍,再坐下來讀書,每天要練1000個字。他還給家里的婦人和女兒制訂了一個雷打不動的“日程表”:早飯后,做小菜點心酒醬之類,食事。巳午刻,紡花或績麻,衣事。午飯后,做針線刺繡之類的細工。酉刻,做男鞋女鞋或縫衣,粗工。曾國藩對這件事非常重視,并且還要定期進行檢查。

曾國藩既注重督促子女讀書,也注意培養子女的品行、品質。同治五年,湘鄉要編修縣志,各界人士舉薦曾國藩的兒子曾紀澤任纂修。曾國藩聞訊,立即寫信告誡曾紀澤,你尚年幼,擔不起如此名望。曾紀澤嚴尊父訓,辭去了纂修職名,但仍不遺余力地為修縣志籌措經費、舉賢薦能,出力甚多。

家風賡續,后世子弟多有成就

在教育子女后輩上,曾國藩的苦心孤詣、以身示范結出了累累碩果。一百多年來,曾氏門庭名人輩出,多有所成。

曾國藩三個兒子(曾國藩長子早夭,次子紀澤、三子紀鴻),五個女兒,在他的教誨下均秉承了好學、勤奮、儉樸、孝悌的良好家風。在讀書為明理的家教影響下,曾國藩的長子曾紀澤只參加了一次鄉試后,就專心攻讀外文,閱覽大量的西方著作,悉心學習西方文化,在外交方面顯示了他的才干,成為中國近代著名的愛國外交家。次子曾紀鴻,專攻天文、算學,取得了不小的成績。曾國藩的女兒,在家風家教的熏陶下,出嫁后都是勤儉持家的賢妻良母。尤其是曾國藩最疼愛的“滿女”曾紀芬嫁入衡山聶家后,秉承勤儉美德,絲毫沒有千金小姐的嬌縱習氣,相夫教子、勤儉持家,使聶家門庭不斷興旺發達。

孫輩以后,曾國藩的后人依然人才輩出。曾廣銓,是曾紀澤的長子,跟隨父親出國期間刻苦學習外語,精通英、法、德等多種語言,后曾任京師大學堂譯文館總辦,是清末著名的翻譯家。曾廣鈞,是曾紀鴻的長子,從小讀書勤奮刻苦,23歲便中進士入翰林,是翰林院最年輕的一位,被稱為“翰林才子”。曾國藩的直系后輩,到第四、五代時已達140多人,大都在學術、科技上有所成就,沒有出過一個紈绔子弟。曾寶蓀,知名教育家,是中國第一個在倫敦大學獲得理科學士的女生。1918年,她創辦長沙藝芳女校兼任校長,曾多次出席世界性的教育會議。

時至今日,曾國藩的后輩已傳至第八代,且已遍布世界各地。盡管如此,曾國藩所倡導的家風家訓,仍對這些后人有深深的影響。(黃首記 胡錫德)

 
黄金足球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