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婁底廉政網 > 廉政動態 > 婁底廉聲 > 正文

追記冷水江市紀委監委信訪室原主任吳湘寧

2019/5/31 17:26:35   湖南日報   記者 張斌 通訊員 張偉琳

  “湘哥”本色

  ——追記冷水江市紀委監委信訪室原主任吳湘寧

書房的擺設依舊是昔日的模樣,工作記錄本還擺在桌上,仿佛不去翻動,他就會坐在桌前埋頭工作……

然而,他已經不在了。

2019年2月2日凌晨,冷水江市紀委監委信訪室主任吳湘寧在家中加班時突發疾病,倒在了工作的桌前,永遠離開了他所熱愛的紀檢監察事業。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晚,他還在開導街道辦事處干部,做干部的思想工作。噩耗傳出,銻都含悲。

5月中旬,記者來到冷水江,追尋吳湘寧生前的足跡。從布溪街道調至冷水江市紀委監委任信訪室主任近一年時間,這個同事們口中的“湘哥”、有著23年基層工作經驗的憨實漢子接待信訪群眾千余批次,用春風化雨般的溫暖,贏得一個又一個上訪群眾的口碑。

2月3日,省紀委常委、省監委委員王前良受中央紀委、省紀委領導委托,前往冷水江慰問,號召全市廣大紀檢監察干部學習吳湘寧同志扎根基層、心系群眾、無私奉獻、頑強拼搏的精神。4月2日,冷水江市委決定追認吳湘寧同志為“全市優秀共產黨員”。

知冷知熱的“貼心人”

作為聯系黨和人民群眾的窗口,紀委監委信訪室每日來訪的人很多,扯麻紗是常有的事。

面對一個個信訪難題,吳湘寧總是把老百姓的冷暖放在心上,設身處地推行“開放式辦信”,耐心細致地講解涉紀信訪紀律法規政策,幫助聯系相關職能部門協調,找準解決問題的出路。

錫礦山街道新生村的段某,曾27次反復舉報該村換屆選舉和村級財務問題,一直對處理意見不滿意。

擔任信訪室主任后,吳湘寧多次接訪段某或者通過電話溝通,聽取他個人的利益訴求,反復多次講解黨紀法規政策,并就段某的訴求意見,多次和錫礦山街道有關領導銜接,協調解決合法合理訴求。

吳湘寧對待工作的態度和方式,讓段某非常感動。2018年下半年,在吳湘寧及錫礦山街道紀工委的共同努力下,段某簽訂了息訪承諾書,承諾不再就該問題繼續到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上訪。至此,久拖4年之久的信訪問題得以圓滿解決。

在鄉鎮工作多年的吳湘寧,對群眾身邊的腐敗問題深惡痛絕。他多次和信訪室的同志談到,群眾信訪是送上門的“民意”,一定不能馬虎對待。

一次,鐸山鎮一群眾來到冷水江市紀委信訪室,反映龍臺村報賬員謝原江違規冒領村民涉農補償款長達5年之久,并據為己有,涉案金額數十萬元。

吳湘寧耐心細致聽完信訪人的控訴后,深感案情重大,可查性極強,當即向領導匯報,建議快查快處,迅速給老百姓一個滿意的交代,以防重復越級上訪。冷水江市紀委主要領導當即批示,成立專門調查組,快速調查核實情況。

經查,謝原江利用其擔任報賬員的職務便利,偽造村支兩委主要負責人簽名,在金竹山礦業冒領涉農補償款29萬余元,據為己有。2018年9月,謝原江被開除黨籍,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同年11月14日,市紀委又在龍臺村召開現場清退會,將29萬余元補償款一一退還給75戶村民。領到失而復得的錢,村民們樂開了花。

換位思考的“傾聽者”

一直以來,“換位思考”都是吳湘寧思考工作的方式。面對上訪人的不解和埋怨,他總是不厭其煩傾聽、開導,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你們到底管不管事,我女婿的工亡怎么還沒批?”2018年9月12日,七十多歲的龍老怒氣沖沖地闖進信訪室。

“您老來啦!來來來,今天變天了,快暖暖身子。”吳湘寧停下手中的筆,趕緊站起來倒上熱茶,笑臉相迎。

龍老的女婿是該市冷水江街道辦事處中心小學校長,2005年5月18日下班后在家突發疾病,送醫院搶救26天后死亡,因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而沒被認定為工亡。龍老堅持認為,女婿應該被認定為工亡。在他第一次信訪時,信訪部門就按工作規范作了政策解釋。但龍老不放棄,從2012年開始到市紀委上訪,特別是2018年以來,他幾乎每周都要到市紀委監委信訪室“報到”。

龍老年紀大了,不僅患有高血壓,情緒還容易激動。盡管政策已講過多遍,但吳湘寧每次都不厭其煩,先倒一杯熱茶,耐心聽他講完,再使出“繡花功夫”,反復講政策說情理,細心做思想工作,安撫好龍老的情緒,到了下班時間還會送他回家。

經過幾個月的思想開導,龍老逐漸解開了思想“疙瘩”。他握著吳湘寧的手說:“雖然沒有滿足我的訴求,但我多年的怨氣和郁悶算是消了。吳主任,我上訪這么多年,你是讓我感覺最好的一個。”

“信訪群眾一般都是帶著委屈和信任而來,不管他的問題是不是合情合理,也不管這個訴求該不該我們管,我們都不能讓他在我們這里再受委屈。首先要認真傾聽,讓群眾從心底里真正接納你,才能做好后面的‘解說員’、‘翻譯員’和‘裁判員’。”吳湘寧多次和信訪室的同事們談到。

寵辱不驚的“消防員”

來訪者中,有按正常程序來反映問題的,也有威脅甚至“動武”的,情緒里充滿了“火藥味”。

吳湘寧在信訪室接訪300余件,就當過一回“消防員”。

征地拆遷,被稱為“天下第一難事”。一到紀委工作,吳湘寧就被抽調到“影視國際項目遺留問題”信訪維穩積案的處置工作一線,研究解決18戶政府主導拆遷戶和24戶非政府主導拆遷戶的信訪維穩問題。

2018年12月10日上午,吳湘寧接待完兩批信訪群眾后,接待了影視國際主體項目承建方老板段某。沒想到,段某情緒異常激動,還沒說兩句就氣勢洶洶指向吳湘寧的鼻子:“這件事不給我解決,我就組織所有農民工天天來吵!來鬧!一起來堵政府的門!”

面對“以鬧求決”,吳湘寧站起來義正辭嚴:“堵政府大門擾亂公共秩序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我們一直都在實事求是地幫忙協調處理你們的問題,沒想到你竟然說出這樣的話。我們絕不可能因為怕你吵、怕你鬧,就會對你有偏頗!”

事后,段某很快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主動找吳湘寧道歉。吳湘寧不計前嫌,一如既往做好協調工作。在他的協調和感召下,拆遷群眾打開了心結,項目收購資產評估及驗收資料也基本備齊。

吳湘寧就是這樣,寵辱不驚,剛正不阿。然而,還沒等到事情全部解決,吳湘寧卻毫無征兆地走了。如今,同事們接過“接力棒”,正努力推進整個收購工作,盡快完成吳湘寧未竟的事業。

吳湘寧當信訪主任近一年里,冷水江市的涉紀信訪量同比下降了31%。中央第八巡視組和省委第七巡視組交辦的28件涉紀信訪件,冷水江在婁底各縣市區中率先辦理完畢。他還高質量上報信訪案件處置落實情況,在婁底市“兩巡”(中央巡視和省委巡視)信訪件交辦情況評審中位列第一名。

毫不讓步的“老古板”

“湘寧在家既是孝子,也是慈父,還是模范丈夫,但在大是大非原則問題上卻毫不讓步。”妻子陳俊霞在談到丈夫吳湘寧時哽咽地說,“他總是說,‘作為一名紀檢監察干部,我必須帶頭守紀律、講規矩。’”

陳俊霞介紹,早些年,吳湘寧就給家人立了一條家規:不該辦的酒席堅決不辦,允許辦的酒席簡單辦。

2018年12月,吳湘寧從住了四十幾年的老房子搬入新家,一家三口只簡簡單單帶了些“柴米油鹽”,沒有呼朋喚友,甚至連自己親姐姐都沒告訴。住了大半個月后,同事們偶然發現他不再開車上下班時,才發現他早已“悄悄”喬遷新居。

其實,這“悄悄”的事兒,他以前也干過一回。2015年9月,吳湘寧的父親八十大壽。此前,一家人聚在一起時,大姐夫提議,父親八十大壽是件大喜事,要好好辦一場酒宴熱鬧熱鬧。吳湘寧當即制止。多方爭辯下,大姐夫有點惱了:“父親都八十了,作為唯一的兒子,辦個酒宴讓他老人家過得熱熱鬧鬧開開心心,是人之常情,也是你應盡的孝道!”

吳湘寧滿臉笑容地給家人們算了一筆“賬”,大到國家政策規定,小到辦酒宴的一切事宜。算到最后,面對著既不符合政策、又“勞民傷財”的酒宴,大家都沉默了。生日當天,吳湘寧下廚,一家人就在家里陪老父親吃了一頓簡單卻溫馨的生日飯。

在家人眼中,他是個“老古板”。可在原則面前,他“守身如玉”。

最后一刻的生命絕唱

2019年2月1日,農歷臘月二十七,就快過年了。

一大早,吳湘寧買了煙、豬肉、油等過年物資,來到金竹山鎮當正村,看望慰問幫扶對象——70多歲的謝志強夫婦。

謝志強夫婦體弱多病,兒女經濟狀況也差,常年在外討生活,疏于對父母的贍養,老兩口生活非常困難。對口幫扶以來,吳湘寧對待謝志強夫婦就像對待自己的父母一樣,每次去走訪慰問,都要自掏腰包買一些肉、米等生活物資過去,陪兩個老人拉家常,噓寒問暖、無微不至。

謝志強老人手頭那本鮮紅的進駐扶貧手冊,一筆一畫記錄著老人的脫貧故事,也記錄著一年來吳湘寧的扶貧足跡。

老人清楚地記得,2月1日吳湘寧臨走時,還掏出一個紅包,囑咐他再買點過年物資,過個熱鬧年。

母雞下蛋“報喜”,謝志強的老伴趕忙從雞窩里掏出那只溫暖的雞蛋,連同之前準備好的一大籃子,提給吳湘寧,他依舊婉拒。

從謝老家里出來,吳湘寧立馬回到單位,趕緊拿出當天的信訪件找領導報告、審簽。抓緊辦完日常事務,接近中午時分,他又拿著“影視國際”項目遺留問題的匯報材料,找領導報告情況,直到中午1點多才走出辦公室。

其間,他感覺不舒服,同事勸他去醫院,但他說“快要過年了,這么多工作還沒處理好,待處理完了再去看醫生”。

下午一上班,吳湘寧準點來到機關的信訪接待室。快過年了,信訪群眾也絡繹不絕。整個下午,吳湘寧共接待了8批群眾,連喝水的工夫都沒有。接待完群眾,一看表,到了下班時間。他急忙跑到分管領導辦公室,抓緊匯報當天的工作。

此時,吳湘寧想起自己答應過,要給放寒假的兒子做一頓好吃的。他急匆匆拿起資料往家趕,準備吃完晚飯后,再加個班搞好第二天要上報的材料。沒想到,這一晚,竟成了永別。

“事后我們才知道,晚上8點他還去做了干部的思想工作。一整天,忙得都忘了吃降壓藥,他操心著所有的事情,唯獨沒操心操心自己呀!”同事們痛心地說。“他對我們,比我們的親兒子還好,真舍不得他走啊……”聽到噩耗,謝志強夫婦熱淚盈眶。

吳湘寧的生命,就這樣定格在45歲。熟悉他的人都說,無論是在基層,還是擔任信訪室主任,“湘哥”都有著人民公仆忠誠、干凈、擔當的政治本色。(記者 張斌 通訊員 張偉琳)

 
黄金足球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