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婁底廉政網 > 廉政動態 > 警鐘長鳴 > 正文

【案例剖析】潛逃10余年落網,古稀之年的他踏實了

2018/11/28 9:22:06   三湘風紀網   楊菊先、黃志華

2018年9月27日,在蘇仙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廳,隨著正義法槌的敲響,原郴縣副食品公司(已注銷)副經理楊振彬因犯挪用公款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至此,一件長達十余年的追逃案件就此劃上了句號。這是蘇仙區監察委員會成立之后,首例成功追逃并移訴宣判的職務犯罪案件。

 挪用公款無力還,倉皇出逃走天涯

時針撥回到1995年。當年,原郴縣副食品公司副經理楊振彬因做生意急需資金周轉,便向其好友——時任郴縣食品貿易公司(已注銷)經理羅云山求助。同年12月8日,楊振彬伙同羅云山以郴縣食品貿易公司名義,用郴縣食品貿易公司的3棟房產作為抵押物,向郴州市蘇仙區信用聯社許家洞信用社貸款45萬元。12月19日,許家洞信用社先期扣除利息2萬元后發放貸款43萬元至郴縣食品貿易公司。楊振彬用其中的5萬元歸還羅云山個人在郴州市北湖區信用聯社的貸款,并將剩余的38萬元借走,至今未歸還。

“按照他自己的說法,是因為做生意被人騙了,想去把被騙的錢追回來,為此還跟家人大吵了一架,說錢要是追不回來他就再也不回來了。”辦案人員介紹。1997年,楊振彬應聘到郴縣食品貿易公司任經理后,繼續以公司名義對外做生意。1999年,因經營不善,生意持續虧損,50歲的楊振彬自認為“已經沒有能力償還這筆債務”,便以“追款”為由,潛逃到廣東,再也沒有回來上過班,與家人也徹底決裂了。

2006年,郴縣食品貿易公司破產,其時任主管部門蘇仙區商業行業管理辦公室在對其進行破產清算時發現了這起挪用公款的問題,遂向蘇仙區人民檢察院報案。蘇仙區人民檢察院于2006年3月21日立案,該案共同犯罪的主犯羅云山當年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楊振彬因長期潛逃在外,被列為網上追逃犯。

 千里追蹤十余載,多方合力擒歸案

楊振彬“失蹤”后,追逃的大網便張開。多年來,檢察機關聯合有關部門,認真查看他可能出入的小區監控,反復對可能與他有關的手機號進行篩查、定位、摸排,并多次到他可能藏身的地方進行追捕。逢年過節,還會到其家中進行走訪、蹲守,同時密切關注其家人的動向行蹤。但多年來,楊振彬從沒有回來過,家人與他也徹底失去了聯系。

2017年12月底,蘇仙區監察委員會(以下簡稱“蘇仙區監委”)成立,相關案件及線索也移交到了區監委。

“承辦單位雖然改變了,但職責和使命沒有變化,接過追逃追贓的接力棒,我們責無旁貸!”蘇仙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區監委主任谷群輝的話擲地有聲。可是楊振彬逃亡已經十余年,時間跨度久,如何尋找突破口?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當蘇仙區監委多方摸排線索之際,廣東省陽春市崗美鎮派出所傳來了消息。原來,2018年8月9日,廣東省陽春市崗美鎮埠滘村一水產養殖場老板張某到銀行為員工辦理保險業務時,銀行工作人員發現該員工一代身份證上顯示的信息即是網上追逃犯楊振彬。銀行工作人員立即電話報警,當地公安部門當日就在楊振彬務工的養殖場將其抓獲。

接到楊振彬被抓獲的消息后,蘇仙區監委立即與有關單位進行了會商,迅速派出了由區監委、區檢察院、區公安局有關人員組成的追逃小組奔赴廣東將楊振彬提回郴州,并將其羈押于看守所。鑒于該案系檢察機關在監察體制改革前所立案件,蘇仙區監委就是否應當由區監委重新立案、由誰移送起訴、如何適用法律等問題與區檢察院進行了深入商討,并積極向省市監委和省市檢察院請教。經充分醞釀并請示市監委同意后,由區監委派人組成調查組適用原刑事訴訟法對該案進行查辦。最終查清了楊振彬涉嫌挪用公款罪的犯罪事實,并于2018年8月20日,將該案移送蘇仙區檢察院審查起訴。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楊振彬的歸案得益于網上追逃的系統化建設。”蘇仙區監委辦案人員說,“追逃未盡,腳步不止,在這個大數據時代,哪怕天涯海角,我們總有一天找到你。 ”

 家破人亡蹲大牢,古稀之年空悲嘆

據楊振彬交代,案發后,為了逃避懲罰,他與妻子、兒女決裂,長期在廣東省陽江市一帶逃竄。因為是畏罪潛逃,害怕身份暴露,他整日擔驚受怕,只能選擇待在偏僻的村子里,并且從不敢使用身份證,也不敢到公安機關辦理二代身份證。為此,妻子同他離了婚,兒女也不再認他這個父親。期間,女兒因病去世,他也未曾回來吊唁。

出逃之時楊振彬已經50歲了,因為年歲已大,工作也不好找,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的他一度過得窮困潦倒。迫于生計,他當過水泥搬運工,因身體實在吃不消而放棄。最后通過水泥廠的一位工友介紹,他到了一個養蝦場做事,常年蝸居在一間十平米左右簡陋至極的工具房內。之后幾年,養蝦場更換了老板,更改了店名,無處可去的楊振彬就一直待在這個養殖場,直到被抓。這十幾年來,他從未回過老家探親,家人也從未過去看過他。

“想當年,我在郴州街上也是響當當的人物,如今卻家破人亡,淪落到蹲大牢的地步,這都怪我一時糊涂……”在看守所接受辦案人員的提審時,楊振彬流下了悔恨的淚水,“如今我也是近70歲的人了,在外逃了十多年,惶惶不可終日,現在被抓,心里反而覺得踏實了。”

如夢初醒,斯言誠哉!可惜為時已晚。人生七十古來稀。楊振彬一時的財迷心竅,斷送了家庭的幸福,斷送了自己的人生,其慘痛教訓,所有公職人員特別是黨員干部,當思當戒!(蘇仙區紀委監委 楊菊先、黃志華)


 
黄金足球援彩金